关灯
护眼
    听闻此言,在场各族化神似乎从那山纹化神眼眶中的两点红光中感受到了审视的视线,带着一股淡淡的压力。

    而后此人叹了一声:“大荒渺莽劫后,尔等各族纷争,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以至于这新生的下玄界秩序崩坏,再无性洁高修,皆是反复小人。当然我等现如今也如此,没了下限明知故犯,以四海同修血祭,自是死罪,没了那脸面去说教尔等了。可恨啊,五大氏族底蕴深厚,明有拨乱反正的实力,却独居一隅以求安。三百年前,我等兄弟三人皆尔等之手设计伏杀玄嚣,却不想青阳氏遁世一系如此顽固,只走了个过场,眼睁睁看着玄嚣身殒,难道那祖训当真是万古不易?”

    言及于此,他恨恨地锤了下石桌,眼眶中的红光明灭不定了起来,心情激荡,难以平复。

    而就在此时,幽阐伸出一指轻轻地点了下石桌,伴随着一层幽幽灵光蔓延开来,护住了此桌。

    “山道友,这桌乃是我等论事之所,可万万掀不得。”幽阐语气淡淡地说道。

    “正是,我们这些老家伙好不容易有个说话的地方,可毁不得!老夫厮杀一生,吞尽了不知多少生灵,至此心已疲乏不堪,还是能不动手便不动手得好!诸位你们觉得呢?”修摄语气淡淡地说道。

    身为小族出身的它能从大族网罗之中破出,当修行到了化神期,展示了几次实力后,便不再动手了。

    而且各族为了安抚统战于它,更是将其尊为南荒执掌者,同时也默认了巴蛇一族对于禺槀山的所有权。

    此山所在的秘境在下玄界中也算是一等一的福地。

    从这些点点滴滴当中,能看得出各个大族对它的忌惮。

    当然修摄行事进退有度,也对各族在南荒中安插探子或是派遣弟子等事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重要的是它平时也不掺和那些大荒圣教与九大族群之间的争斗,只是高悬天际,冷眼旁观,待到需要之时再倏然动手,一击必杀,完美诠释了何为蛇族!

    而上一次动手,还是三百年前截击南荒祝融氏族长携镇族之宝支援青阳氏,将其逼回。

    当时它就算没有前往东荒,还对外说是身受重伤了,可各族化神还是将玄嚣血肉献来,并未违约。

    “修摄道友既然开口了,那自然如此!”敖横声援了一下。

    这数千年来,蛟龙与巴蛇两族之间乃是盟友,关系极其亲密,向来是同进同退,更何况那敖苍还是对方的曾玄孙。

    至于先前四海殿中蛟龙族中另一位化神亲传敖铠对敖苍,说什么敖横与修摄两位老祖被其他化神修士所逼迫,无奈之下方才同意将其送进来的这些话。

    一切不过是笑谈罢了,此次它也不过派出了族中一小部分的金丹小辈,并未倾巢而出。

    而之所以让敖苍出去,那是因为修摄觉得这位曾玄孙的实力在众多金丹修士之中也算是顶阶了,若这还不敢让它出去闯一闯,难不成还真的等到结成了元婴或者大修士?

    到了那时候,同阶修士之间的生死胜负往往都在一瞬之间,它们这些化神修士到时候未必能来得及相救!

    况且到了那时候,它与敖横只怕早已坐化了,为了让蛟龙与巴蛇两族有新的化神,敖苍可不能空有血脉而已,更需要有心性,有手段!

    至于若是敖苍在四海殿中遭遇不测,那也是它命运使然,福缘浅薄。

    毕竟有着两位化神老祖的手段傍身还保不住命,那休说元婴了。

    届时修摄便会及时止损,而后除了培养族中有潜力的后辈外,还会提携下敖戈这個已是元婴期的曾外孙,也算是多留一条路。

    所谓的后辈,在这些化神修士眼中须得表现出它们应有的价值,才值得后续投入相应的资源。

    修摄扫视了下众多同道,笑道:“诸位,此次我等已无退路了,也许诸位大能正在天上盯着我们呢,这笔账早晚会被清算,可俱否?”M.biQUpai.coM

    “此生即永世,何须奢求来生再来过?下玄界生灵多如沙数,有的纵然轮回千万世,也不一定能修行到化神期吧?”鹏族化神云齐冷笑了一声。

    在场余下的各族化神虽无言语,但轻点了下头。

    听闻此言,修摄轻点了下头,而后看向了大荒圣教的三位化神修士,缓声说道:“三位,经过玄嚣之事,你我各方甚至连玄嚣都达成了各自的预期的目的,不是吗?”

    以同阶修士血肉延寿者的气息与寻常修士是不一样了,而在场的化神修士当中,除了大荒圣教的山纹、云纹、火纹三位还有金姆外,其他的道友都已经服用过了。

    只不过有的气息更为浑浊一些,显然是已经服用过两次了。

    这些气息在大荒神朝之时,或是被称作业力,又或者是恶因,而身具此气者,当为极刑!

    至于修摄所说的目的,一来它们用玄嚣血肉延寿,但反而言之,身为青阳氏出世一派玄嚣以自身给五大氏族敲了一个警钟,让各个氏族在遁世与出世之间的争论更为激烈,抛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同仇敌忾,也让这些同族修士明白若没有了接引灵台飞升上界,那在下玄界中该如何行事,往后切莫心慈手软!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兰因絮果,必有来因。

    再者有了此事,那若等到氏族当真出世之时,面对各个族群,也能占据道德高地。

    当然对于玄嚣个人而言,若不身亡,那自然是最好了。

    不过大荒圣教的三位化神修士不想看到这种结果,而玄嚣选择率先外出渡化神劫,早也预料到自身的下场了。

    毕竟上下两界联系的断绝,是在大荒渺莽劫后从未出现过的天大变故,谁也不能肯定什么时候上界会再次沟通下界。

    因而唯有玄嚣身死,让氏族无化神修士庇护,迫使五大氏族内部的声音有统一的趋势,从而使得出世的进程加快,让这一方看似混乱但又稳定的下玄界再次动荡起来。

    当然也因为玄嚣自身寿元不多的缘故,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内,争取达到最大的价值。

    ……

    ……

    而在各方势力化神修士座谈后的第七天。

    身在四海殿中的曹魏神色漠然地拍碎了一位人族金丹后期修士的天灵盖,那是西域御兽宗的真人。

    他右手化成虎爪,没有拖泥带水地插进了对方腹部,掏出了一枚血淋淋的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