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丁盛的判断对了,也错了。

    是的,曹操的确带着三千马军伏击到了泰山军郭亮的飞熊军突骑。

    平原军汉军也确实如丁盛他们所预料的那样,就伏击在泰山军大砦的东北方通道上。

    甚至连曹军可能乘机突袭自己,他丁盛都判断对了。

    在其出大营没多久,已经从东坡阵地渗透下来的曹仁部就对着泰山军的内砦壁垒群发起一顿猛攻。

    幸亏西岸的援军来得及时,砦内的镇戍兵们也守得顽强才有惊无险。

    但丁盛却也判断错了三件事。

    第一个他没想到的,郭亮的飞熊军是全军千骑出击。而曹操以三千骑围攻郭亮的飞熊军,别说歼灭了,一开始甚至还吃了大亏。

    曹操曾在长社之野和泰山军的突骑遭遇过,所以自认为对泰山军的突骑战力还是非常了解的。

    而和泰山军野战数轮的幽州突骑们也纷纷表示,别看自己屡战屡败,但泰山军突骑的骑战能力并不如他们。

    现在他们以三倍于敌的骑军围攻突骑,如何会输?

    但很可惜,如果是一百泰山骑对三百汉骑,泰山突骑会输。三百泰山突骑对九百汉骑,泰山突骑也可能会输。但偏偏,汉军遇到的是千人的突骑。

    自装备了铁蹄、高鞍,泰山军突骑的操练就已经从过去的半骑团冲锋转变为全骑团冲锋。

    当曹操三千骑直奔郭亮的时候,郭亮也被对面的马蹄声给提前预警了。

    反应过来的郭亮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骑团的调度。

    而对面的汉军骑军虽然已经完成了战马的加速,但却前前后后散乱一团,并没有能形成集团式的冲锋。

    于是,两面第一次撞击,郭亮部直接撕裂了汉军突骑的冲击线,取得了第一轮的胜利。

    但飞熊军的胜利也就到了这里,如果这时候是白日,郭亮必然能带着这群好汉子杀个来回。但可惜,这是夜晚。

    因为天太黑,太多的突骑骑士因为马踏空而摔断了脖子。汉军也没逃过,但他们人数多,于是很快就对突骑形成了包围之势。

    在双方相继鏖战的时候,西南方突然火把成云,逶迤而来。

    郭亮当时就反应过来这是丁盛派援军过来了。

    郭亮此前一直是张旦的部下,从未和丁盛配合过,这一次飞熊军轮番到了前军,他们才有了第一次配合。

    他没想到丁盛会这么及时的来救自己,感动之余,急甩开汉骑,直奔西南援军方向。

    只要突围到坚阵处,飞熊军再也无虞。

    丁盛判断错的第二件事是,预备伏击他们的的确是清河新军,但人数却要比预想中还要多。

    在赵镕行军到距离东北面战场还有二三里的时候,伏击的清河新军直接对赵镕发起了猛攻。

    清河新军之攻势绵延不绝,打得非常凶横,其中各部将吏纷纷都身先士卒,极大的提高了新军的士气。

    也是亏赵镕部早有预期,准备得当。

    他们将提前准备好的战车纷纷转向,然后以铁索相连,短时间就形成了一个车营。

    而这些战车上都是携带着弩炮,装满了箭矢。

    于是,围攻过来的清河新军就在这里受到了暴风骤雨的洗礼。

    但出人意料,这一次新军竟然抗住了,他们用提前准备好的牌楯,顶着箭雨不断压制着赵镕部的空间。

    如果不是后面郭亮带着飞熊军及时撤到了这里,反冲了一波汉军,将汉军组织起来的攻势打断,可能赵镕这车阵就要破了。

    但郭亮、赵镕没高兴多久,后面的曹操就赶来了。

    而这也是丁盛第三个判断失误的地方。

    这曹操难道没看见自己后方着火,还不去救?

    实际上曹操不仅看到了,还哈哈大笑,对众将嗤笑:

    “那丁盛素有大器之称,但今日一看不过雕虫小技,技止此耳。”

    说完曹操还是侮辱性的用手比了一个半圈,短短的一截空,特指那丁大器。

    曹操根本不管后面自己的大营,忙催骑军全力追击突骑。

    但你说曹操慌不慌,他当然慌。但他只能将全部信任交给留守大营的夏侯渊,然后尽全力先行歼灭出营的泰山军。

    这是歼灭泰山军主力的机会,曹操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于是,当丁盛带着本军和黄勇带着大概六个部的援兵赶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幕。

    火把照耀着战场,到处都是人影和旗帜,根本分不清有多少人。

    而最中间被围着的就是赵镕部,这会已经很难看得清状况了,只有那震天的喊杀声依然告诉丁盛,他们依然还在。

    现在能如何?丁盛也不知道了,唯战而已。

    于是,就在这片厮杀场上,两军大圈包着小圈,小圈混着大圈,乱成一团。

    曹操直接带着选锋豹骑,游动到了丁盛的外侧,数次穿凿而过。

    在许褚的保护下,曹操意气风发,将染血的罩甲衣一脱,意气酣然。

    他对许褚道:

    “仲康,你有没有发现一点。”

    许褚一直高度警备着战场的流矢,听自家主公又发起了文人性子,只能耐着性子瓮声道:

    “敌军要发动新的攻势?”

    却见曹操哈哈大笑,将手一指那远处的丁盛,轻蔑道:

    “不,是这泰山军变弱了。还有那丁大器,嘿嘿,看着真是小。”

    高不过六尺的曹操如是道。

    大佬们,从此丁大帅这个自认的一米八五在小曹眼里就是一米五八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