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是,他审配确实有投曹操的心思。但打胜仗去投和打了败仗去投,这是一回事吗?

    之前军议上,曹操拉着自己的手称呼自己为“韩信在世”,当时他审配的脸就臊得慌。

    谁家韩信如他这样,惶惶以求援兵?

    更不用说,审配自己也反感韩信这个称呼,韩王有甚好结局?

    于是这邪火就一直憋着,直到这一刻被审配发泄出来。

    审配的话说完,下面一个将吏忍不住抱拳回道:

    “大帅,弟兄们这粟饭吃完了,也吃饱了,现在我等如何拍着胸脯说什么一雪前耻都有几分可笑,但还是请大帅相信我等,大帅之耻就是我等之耻,我等必用贼人鲜血来洗涮。”

    说这话的人是审配的重将焦闵。其人是焦触的弟弟,在清河大战的时候,他兄长焦触战死,然后他就继承了其兄的营头部曲,继续为前军校尉。

    兄死弟及,父死子继,这就是新军的传统,也是清河新军打不垮的关键。

    听到焦闵的话,审配哈哈大笑,他将案几一推,碗筷撒了一地。

    随着审配站起来,焦闵、审荣、赵叡等一干将吏也将案几推翻,皆站了起来。

    月光洒在这处帷幕支起的空地上,审配对在场所有人道:

    “我不妨和众弟兄们讲清楚,我审配这个人不信天命,就信事在人为。如果信命,我当年就应该死在京都。如果信命,当年青州黄巾过夏津的时候,我就应该与城携亡。命如果管用,还要尔等干什么。我将尔等从田亩版筑中简拔出来,就因为你们也不服命,不甘做那牛马。但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已经被泰山军吓跑胆子了。”

    这话说的在场吏士们面色涨红。

    但审配一点也不在乎,他冷道:

    “从牛马到人上人,岂是容易的?那要你们去拼,要你们去换命。你死了不够,还要你子侄继续拼。别和我讲什么公道,世道就是这样。而只有我审配给你们这个机会。在我这里,你敢拼命你就能上位,敢杀人就能有富贵。而做不到的,都给我滚回去种地。现在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这话说完,一众将吏抱拳齐呼:

    “请大帅示下。”

    审配先问众人:

    “这泡饭可吃饱了。”

    “食足。”

    “这气力可还在否。”

    “力够。”

    如此,审配环视众将,下了这样一句话:

    “既然吃得饱了,气力也够,那今晚就随我去杀人。今日之战,有死无生。”

    全场大唱:

    “喏!”

    ……

    夜色中,丁武带着本部两千人小心翼翼的向东行进着。

    在他们的西南和东北面,煊沸震天,那点点灯火和天烛将那两边的天空映衬得发亮,只有丁武他们所走的东面是沉沉地黑。

    借着月光,丁武他们手扶着前人的背,一步一脚地行进着,他们将甲胄和兵刃用布包裹着,担心兵刃和铁甲的反光会暴露他们的踪迹。

    丁武并没有如手下袍泽们那般平静笃定,从离营的那一刻,他都感觉不安。

    他并不是个孬货,在随丁盛出来的一批春秋里的丁氏族人中,就只有丁武一直留在了军中,还做到校尉一职,这在泰山军也是高级军吏了。

    单是这一点,这丁武就不是一个易与之辈。

    丁武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没能坚持下来,在丁盛做出改变计划的时候,他当时就反驳了自己这位族兄。

    他是这样和丁盛说的:

    “大帅,你做此等军略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汉军营垒并不是那么好破的。我军和平原汉军来往攻略了十余次,对于他们的工事非常了解。在我们的正东面,就在这狭小的河滩地外,平原军就修筑了十二条壁垒,有依托于山坡地的,有横亘在直道上的,有围死我军壁垒的,有突出作为基地的,可以说非常有章法。”

    丁武当时说的时候,赵镕也在边上补充:

    “丁校尉说的没错,而且从这几日外围金泉送来的战报看,对面还在不断加固这些营砦,显然就有作为常备,以和我军作长久对峙。”

    随后丁武接着道:

    “而且这些营壁和我军的布置很像,相互之间都有支援。即便我军夜袭后能破其一二营砦,但后面的营砦很快就会支援来。到时候,我军兵力不足,还是只能撤退。”

    最后,赵镕嗫嚅道:

    “是这个道理,毕竟我军就是再善战,能破其两个三个,但还能一口气连破其十二营吗?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即便大帅你的计划再好,我看实行起来也颇难。”

    但谁知道丁武和赵镕二人的看法并没有动摇丁盛,只见丁盛哈哈大笑:

    “无妨,正是因为如此,才让你们攻击的是曹军阵营。对面的曹军是今天刚到,现在就来发起夜袭,其营盘必然松懈简陋,你等倾兵一到,曹军挡不住的。而一旦击破曹军,那些平原兵即便有硬砦为凭,也不过是板上的肉而已。”

    最后,丁盛到底还是说服了丁武。

    就这样丁武带着所部还是出发。

    直到在这寂静的月光下,丁武才突然浮现一个念头:

    “万一曹军的营垒也很坚固呢?”

    但事已至此,多想无济。

    泰山军的军制就是这样,在军令下达前,你可以畅所欲言的发表你的军略,而一旦军令已下,那就是只有服从一条。

    纵然是前面是尸山血海,也要慨然向前。这就是泰山军的军纪。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丁武他们的面前突然横亘着一个巨大的营盘,看到那灯火边飘扬的“曹”字军旗,众人才知道已趋曹营。

    月光中,曹军的营盘就恍如一个巨兽伏在黑夜中,隐隐绰绰,张大血口欢迎着丁武这些不速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