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睡了吗?」

    卡珊卓正盯着屏幕发呆,阿波罗的消息跳出来。

    「还没」

    「我现在就过来!」

    没几分钟,外间走廊便传来脚步声,而后是轻轻的两下敲门。

    卡珊卓开门就被抱了个满怀。阿波罗低头用下巴磨蹭着她的头顶,随意地用后背和腿带上房门。他将她抱得更紧,声音黏糊糊的:“连着几天醒来身边都是空的,我好想你。”

    他身上散发着好闻的沐浴露味道,与客房里的是同一种,柔软的睡衣上没有酒气,但卡珊卓觉得他绝对称不上完全清醒。

    “你醉了吗?”

    “没有,”顿了顿,阿波罗看着她的表情改口,“可能有一点。”

    卡珊卓捏了一下他的脸:“其他人也都休息了?”

    “嗯,我们没有圣诞夜通宵的习惯,”阿波罗在窗边的扶手椅坐下,掩唇打了个哈欠,酒后的兴奋劲头过后他开始困了,“所以……你感觉怎么样?希望你没有觉得今晚太无聊。”

    “还好,”卡珊卓缓缓走过去,坐到他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颈,略微低头看他,“你什么时候决定去d大生物系的?”

    阿波罗怔了怔,困倦阻挠下,他的反应速度比平时慢,回想片刻才明白她在说什么:“我还没有完全决定,只是昨天和父亲通话时透露了一点想法,他就立刻发散出了一整个方案。议员的职业病了。”

    他摩挲着她的指节,诚恳地问:“不过说真的,你觉得d大怎么样?那里离德洛斯学院近一些,学期中我们住在一起不太现实,但那样至少周末可以一起过。”

    卡珊卓张了张口,轻声说:“我前几天在港城有王室艺术学院的面试。”

    “嗯,我记得。”阿波罗不太明白她怎么突然引入这个话茬。

    在此之前,她从来不知道宣布好消息会是那么困难。

    “我刚刚收到面试官的邮件,我……很可能被录取了。”卡珊卓自己以怪异的声调说道。

    阿波罗的表情有数秒纯然一片空白,像是没听懂。

    “被王室艺术学院录取?”他出声确认。

    一股强烈而糟糕的预感击中卡珊卓。可她已经不能就此停止这个话题:“如果,我说如果……他们真的给我offer,我就要在德洛斯和它之前做选择了。”

    阿波罗茫然地眨动眼睫,一下子彻底清醒了,搭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

    “你的意思是,你考虑出国?”

    他震惊的神色刺痛她,她干巴巴地笑了声:“当然,去那里深造是我的梦想。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但是——”阿波罗看上去混乱极了,蓝眼睛剧烈闪动着,“我只是没想到……”

    卡珊卓一个激灵:“你没想到什么?”

    她的声音尖利极了,句末带着受伤的毛边,简直不像她发出来的。

    不等阿波罗作答,追问的话语脱口而出:“你没想过我真的会被录取?”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下意识抓住她的手臂,阻止她从他身上跳下来,“我只是……既然你已经被德洛斯提前录取,我以为你已经决定去那里。”

    卡珊卓用力挣开他,光脚掌踩到木地板上,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

    “你知道我只申请了国内的项目,我感兴趣的方向不论是现有技术还是师资,都是这里更好。我以为你——”阿波罗突兀地抿紧嘴唇。

    “你以为什么?”卡珊卓哑声笑,“说啊。”

    阿波罗面上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我以为不论海外那边如何答复,你肯定会选择留在国内。”

    餐桌上的对话在耳畔回放,尤其是宙斯议员爽朗而刺耳的笑声。卡珊卓止不住发抖:“为什么?因为你默认我必须以你的选择为优先?你肯定会留在国内,所以,我就一定也得留在国内?”

    “凯特,冷静,”阿波罗深吸气,“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还能是什么意思?我只能认为,你要么默认我不可能被录取,或者觉得我肯定会为你放弃梦校。”

    “上天,我知道那是你的梦校,不用再三和我重复这点!”阿波罗也不由自主抬高声调。

    他闭了闭眼,为失态懊悔,试图控制情绪,放缓语速和她分析:“但那里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吗?夏天的时候是我们一起看排名择校的。我记得很清楚,德洛斯并不比王室艺术学院差,只是因为建校历史没有大洋对侧的老派学校久远,才在名声上略逊一筹。”

    卡珊卓绷着脸不说话。

    “你从德洛斯毕业照样会有许多工作机会,不如说,奥林波伊在这边的人脉会让你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