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卡珊卓才睁眼,就立刻被阳光刺得再度阖目。

    伸手遮住脸,她打了个哈欠,伸长了手去摸手机。上午十点过七分,真是睡了个懒觉。

    阿波罗还没醒,抱着一半枕头,满脸幸福宁定,像个心满意足的小孩。他漂亮的金发在窗帘透进的那一截日光中发光,卡珊卓靠在床头看他良久,忍不住轻轻伸手抚摸他柔软的发丝。

    睫毛尖颤动,阿波罗醒转,迷迷糊糊地说:“凯特?”

    “早上好,甜甜(sweetie)。”她俯身在他眉毛上轻轻啄了一下,侧身准备下床。

    他却一把抓住她,好像突然清醒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卡珊卓没想到他会在意这个:“你不喜欢?那我换一个。”

    “不,但为什么是sweetie……”

    她思考片刻,回答道:“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男孩?(‘causeyou’rethesweetestguyiknow)”

    看着阿波罗的表情,卡珊卓又补充道:“同时也是最火辣、最体贴的那个。”

    阿波罗一脸喝水呛住的震惊,瞪大湛蓝的眼睛,定定看着她,好半天才不太确定地问:“发生了什么吗?”

    “哈?”

    他坐起来,把睡翘的头发抓得更乱:“我的意思是,你之前基本不说这样的话。这让我有些心慌慌的,我不会要被甩了吧?”

    卡珊卓推了他一把:“去你的。你过度理解了,你不喜欢听的话,我就再也不说了。”

    阿波罗顺势捉住她的手,揉捏着她的掌心指节把玩:“不,我很喜欢,也很高兴,高兴极了。只不过……我知道你和我不一样,感情表达上更内敛。你不用强迫自己做不舒适的事。”

    她却摇摇头:“我昨天睡前考虑了很久,因为我和老哥的相处模式比较那什么……所以我不习惯正面表达感情,但是……”

    “但是?”

    “你对我那么坦诚,我也想认真对待和你的关系。然后我的结论是,我不能继续当单向的接收端。我也必须让你知道,我……”她舔了一下嘴唇,有些羞赧地垂落视线,“我是在乎你的。”

    阿波罗良久保持沉默。卡珊卓不自在起来,她试图抽手:“好了,我得回客房了,衣服都在那里,手机也快没电了。——?!”

    眼前一花,阿波罗手脚并用地扑过来,把她牢牢圈在怀里,一下下地亲能亲得到的所有地方。

    卡珊卓被啄得发痒,边发笑边推开他的脸:“你干什么?”

    对方理直气壮,甚至就势含着她的手指咬了咬:“就是忽然很想那么做。”

    “停……我真的得起床了。”

    “今天是长周末的周六,可以到下午再起床。”

    卡珊卓有理有据地怀疑如果再不起来,她今天都不要想起来了。

    闹了好一会儿,卡珊卓终于还是如愿披着外套离开了。由于睡衣扣子绷坏了两粒,外套下穿的是阿波罗的t恤和运动中裤。

    大宅里不可能没有负责保洁保安的人员,她生怕大白天被陌生人撞见,不免有点鬼鬼祟祟。

    然而最害怕的事总会成真,卡珊卓才转出阿波罗套间所在的走廊,还没下楼,对侧走廊正好走出来一个人,与她避无可避地打了个照面。

    是个棕发的年轻女子,身材高挑,眉眼英气,戴着玳瑁框平光镜,虽然穿着一身大地色系的居家服,但就是让人不敢轻慢。

    卡珊卓尴尬地僵住。

    对方惊讶地扬起眉毛,往阿波罗的房门短暂一瞥又收回,很有涵养地说:“早上好。”

    “早上好。”

    最尴尬的事没发

    生,问好之后,对方就淡然自若地下楼,转进她不认识的角落,并没有细究她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卡珊卓回到客房打理好自己,阿波罗发来一条消息:

    「我在厨房,先来喝杯咖啡再一起出去吃早午饭?」

    「好,不过厨房在哪……」

    阿波罗立刻发来好几张照片,图示引导她如何从客房附近的公共区域前往厨房。

    卡珊卓都能想象他是怎么一路拍照一路发消息的,不禁莞尔。

    有赖阿波罗的导航,她顺利地找到了厨房。除了阿波罗,刚才在楼梯口碰到的年轻女性也在。

    “这是雅典娜,我的长姐。雅典娜,这是卡珊卓,我的女友。”

    “很高兴见到你。”卡珊卓努力控制着表情问好。

    雅典娜微微一笑:“刚刚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阿波罗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也不怎么在意,揽着卡珊卓往厨房中心岛台边上坐,一边问:“咖啡?”

    有雅典娜在旁边,卡珊卓不免要和他客气一下:“我自己去倒。”

    “没必要。”阿波罗按住她的肩膀,趁机低下来亲了亲她的额头,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走开了。

    雅典娜一脸淡定地在对侧坐着,与卡珊卓对上眼神,宽和地笑了一下,像在笑异母弟弟幼稚的pda行为,转而问:“阿波罗之前没带人来过这里,你也是o大学生?”

    卡珊卓面对这位姐姐不由自主打起精神:“对,一年级。”

    “你原本也是这一带的?”

    “不。”卡珊卓说了自己的长大的城市,雅典娜有些惊讶,终于表现出些微礼貌之外的兴趣:

    “从那边来这里读大学的人比较少。”

    “嗯,我想换个环境。”

    “很好的想法。你想好选什么专业了吗?”

    “目前打算选经济,但这学期我也在上心理1,可能会辅修心理。”

    莫名有种面试的感觉。

    雅典娜点了点头,看不出内心想法。阿波罗这时坐到卡珊卓身侧,将咖啡杯放到她面前,随意道:“雅典娜这学期刚开始读法学院。”

    “哇,”卡珊卓敬佩地惊叹,o大法学院的名声在外,“法学院的课业真的很重吗?我见过那些大部头教科书。”

    雅典娜显然常收到这样的赞扬,淡然弯唇:“只是课业其实还好。资格考试比较麻烦,不过还早。”

    又闲聊了几句有的没的,奥林波伊家的长女起身:“很高兴认识你,我差不多得去图书馆了,也不打扰你们了。”

    雅典娜清洗着用过的马克杯,没有回头,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下次需要私人空间的时候,你倒不必故意撺掇赫斯提亚让她找人去野营,直接告诉她你想要干什么就行。”

    显然是对阿波罗说的。

    等雅典娜离开,卡珊卓才问:“赫斯提亚是?”

    阿波罗轻咳,摸了摸鼻尖:“我们的姑妈,她平时也住在这里充当监护人。因为她不在,才需要叫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