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卡珊卓一秒进入了“状态”。

    ——扮演讨人喜欢的、外向好相处的“凯特·罗文”的状态。

    没有谁的家庭背景能对同龄人完全保密。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就难免受到各种有意无意的关注,卡珊卓的应对方式就是扮演待人热情友善又有些特立独行的好学生角色。

    来到这个国家的另一端上大学后,这里没有卡珊卓高中同校旧识,她原本已经打算舍弃这个习惯,面对阿波罗时也没有刻意去扮演什么。

    可当一双双眼睛探究地落定到她身上,卡珊卓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嘿,”她向阿波罗露出灿烂的笑容,“你等很久了吗?”

    他明显因为她的笑脸怔了一下:“没有,我也刚到不久。”他没能继续和卡珊卓说话,毕竟周围还有其他人,必须先与美狄亚和她的熟人们简单寒暄。

    有好几个人明显也是第一次和阿波罗说话,又是一轮自我介绍。终于结束后阿波罗向卡珊卓低头问:“你想喝什么?一如往常的气泡水,还是别的?”

    他熟络的态度和“一如往常”所含有的暗示意味惹来了更多注视。

    这是个好信号,阿波罗也想将他们在约会的事公开。卡珊卓顺势说:“我今天想喝点特别的。你来挑?”

    “那么热可可?还是茶?”

    她看着周围人手里的冰镇饮料失笑:“怎么都是热饮?”

    “你的手很容易发冷。”这么说着阿波罗就走到一边去拿饮品了。

    他前脚离开,对卡珊卓的打探后脚就开始了。

    “你和阿波罗很熟?”

    “前不久认识的,”卡珊卓朝美狄亚看去,“托她的福。”

    美狄亚配合地爆料:“然而我昨天才知道你们在见面。”

    她的声量不低,周围的人肯定都听到了。

    有人直接好奇追问:“你们在约会?”

    阿波罗这时提着两听果味气泡水过来,有些遗憾地说:“很显然,在这样的派对是不会有咖啡机,也不会有茶包的。给你,常温的。”他低头确认口味,把血橙味的递给卡珊卓。

    在山上散步约会那次,卡珊卓从自动售货机里选的就是这个品牌这个口味。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他说着打开易拉罐。

    卡珊卓笑笑地说:“在聊我和你是不是在约会。”

    阿波罗扬起半边眉毛,反问:“我们不在约会吗?”

    她很无辜地答:“我并没有否认啊。”

    他闻言笑了一下,认真喝饮料。

    在人多的场合,阿波罗颇为寡言。但他只要站在那里,就不可避免地会有人和他搭话,或者试图把话题往他那里引、寻求他的首肯或是反应。卡珊卓那边也不清静,作为与阿波罗在约会的“新面孔”,等待她的是一轮又一轮的寒暄。

    大部分来搭话的人只是纯然的好奇,但也有隐约让人不快的对话。

    比如“你的外套真可爱,是哪里买的?……噢,我听说过,但总觉得价格有点低,实物质感肯定不会太好。啊,不过你穿着很合适。”

    再比如“听说你和阿波罗在约会?你见过他的家人吗?我到他们家去吃过饭,每个人都非常友善。——我没说吗,我们上同一所高中。”

    卡珊卓感觉误入三流电视剧,古怪极了。原来现实里真的会有人那么简单粗暴、毫无技巧地针对初次见面的人。

    她不至于被这样的挑唆炫耀激怒,但不断被审视、被评估带来的疲倦累积,没过半小时,她就想回家了。而且仔细一想,结果她和阿波罗都没怎么说上话。

    “你明天还有课吧,我送你回家?”阿波罗突然低到她耳边

    ,“我需要新鲜空气,人群要让我窒息了。救救我。”

    卡珊卓没绷住,噗嗤笑了。

    这可能是今晚她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来吧。”他很自然地替她拿过手包,而后拉起她的手。

    美狄亚刚刚消失了一会儿,现在正以东道主的姿态巡场,见卡珊卓他们打算开溜,立刻拉住她:“等等,卡珊卓,你还没见过伊阿宋。我得让你们认识一下。来,他在上面。”

    阿波罗闻言蹙眉。

    “把卡珊卓借我五分钟,或者你一起上去?”

    “我在这里等就好。”

    于是卡珊卓跟着美狄亚往复式公寓的二层去。

    “似乎挺顺利的,不是吗?”美狄亚走在前面,没回头。

    卡珊卓沉默须臾后才说:“大概吧。”

    美狄亚倏地回头,卷发发梢飞起,扫过卡珊卓的鼻尖。她反射性地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你看上去精疲力尽,确实该回家了,”美狄亚拍拍她的手臂,“和所有人心里的王子殿下约会难免会这样,别在意。等你完全拿下他,有些人就该懂得闭嘴了。”

    卡珊卓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否定什么。

    ※

    “伊阿宋,过来,这是卡珊卓,我和你说过的,我的室友。”

    卡珊卓对伊阿宋先入为主,把他想象成了一个轻浮花哨的公子哥。美狄亚社交软件上发布的合照也给她这样的印象。

    伊阿宋本人确实懒洋洋的,明明是他家开派对,主人却穿着连帽衫和人字拖,歪在豆包沙发上和人联机打喷射游戏。投影的反光将他的金棕色头发和五官照得五颜六色,但依然看得出英俊。

    “伊阿宋。很高兴认识你。”他站起来,身高让卡珊卓吃了一惊,不愧是赛艇队队长,手长脚长人高马大,肤色是标志着户外活动的健康浅金色。与健美体格略微不搭调的是他偏秀气的五官,大概在不少人眼里这是他独特的魅力。

    伊阿宋的握手很有力,开启社交模式后态度爽朗:“把这里当成你家就行,不用拘谨,欢迎常来玩。”

    明知道这可能只是唬人的伪装,伊阿宋身上散发着天然的领袖气质,实在让人很难和他当面翻脸。

    “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就先回家了。派对很棒,谢谢招待。”

    美狄亚还想和男友腻歪一会儿,卡珊卓就先撤退了。复式上下的楼梯有两边,她下楼才发现走错了边,便凭着记忆往刚才与阿波罗分开的方向去。

    复式楼梯下方的空间开辟出一个迷你吧台,面对楼梯那侧竖着磨砂玻璃格挡制造情调。卡珊卓辨认出阿波罗的身形和声音,循声过去,却蓦地驻足。

    “你真的在和那个红发约会?”说话的人态度随意,似乎和阿波罗很熟。

    碰杯的声音,两个人都在喝酒。

    阿波罗背朝她半靠在玻璃上,另外那人则歪在吧台边上,都没注意到玻璃后有人听得到他们的对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卡珊卓默默地退回了楼梯边的阴影里。

    “嗯。”阿波罗回答得很简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