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旭日在阿波罗背后升起,与神明张开的光冕争辉。可比两者还要明亮的是他的眼睛,不加掩饰的喜悦让无杂质的湛蓝色虹膜如阳光下的海面,深邃而波光熠熠。

    而这一整片洋面此刻映照的唯有她。

    卡珊卓喉咙深处又涌现毛茸茸的骚动。不需要阿波罗开口,她已经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她知道自己此刻绝对算不上理智,脑袋轻飘飘的,热意仿佛要将她从脑髓开始整个人都融化。恐怕只需要他一个肯定的答案、甚至是一个点头,她就会抛弃所有谨慎与顾虑。

    “我希望你相信我,”阿波罗略微直起身,与她额角相抵,“我也会尽可能证明你可以相信我。”

    她缓了缓才听懂他在说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抚摸近在咫尺的脸庞。

    “那么阿波罗,我该怎么做?”

    阿波罗讶然看着她。

    “你一定想象过所有问题都顺利解决的完美状况。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我不能保证我会完全按照你设想的方式行事,但我也希望你能够如愿以偿。”

    “我——”卡珊卓这样积极主动,阿波罗茫然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回过神说道,“我依然保存着为你求得的仙馔密酒。我希望你能喝下它获得永生。”

    这在意料之中。其他条件阿波罗也许愿意妥协让步,但永生不在其列。

    “如果你依然对脱离凡人之躯感到犹豫,我愿意给你一些时间做准备。”

    不死不灭对卡珊卓的吸引力确实有限,但兴许因为眼下她拥有三段长短不一的人生记忆,她看待生命与时间的角度已然开始变化。但阿波罗愿意给她时间缓冲是好事。

    “还有,为了让最后的预言应验,你应当随我去德尔菲,在那里饮下仙馔密酒,”他抿了一下嘴唇,有那么片刻显得极为严肃,“尽快。”

    卡珊卓端详着他的表情,明知在神明的领域中十分安全,她还是压低了声音:“阿南刻会阻挠预言实现?祂不想让你彻底掌握预言权柄?”

    阿波罗眼神闪了闪,选择的说法意味深长:“祂不会阻挠第三个预言实现。”

    但这不代表阿南刻不会在那之后发难。

    厄洛斯都坐不住了,主动插手为她恢复记忆,阿波罗也不得不承认时间紧迫,很显然他执掌预言权柄的事不能再多拖延。

    卡珊卓没多犹疑:“我现在就可以去德尔菲。”

    阿波罗抬眉:“我不希望你冲动。”

    她笑了笑。他们都能接受的选项已经敲定,拖延也只是给她更多的心理准备时间。他在学着小心照顾她的意愿,这就够了,她需要的其实就是一个富有诚意的态度。

    “我可能有一点激动,但并不冲动。”卡珊卓语气轻松,“我也不能让你一直等我迁就我。”

    她伸手拨弄垂到阿波罗眉间的金色额发:“不过我需要先回伊利昂一趟。”

    阿波罗终于泄露出一丝急切:“即便成为不死者,你依然可以与你的亲人见面。”

    “我许诺过,做重大决定前我会告诉斯卡曼德洛斯。让我先和他见个面,而后再去德尔菲,这样可以吗?”

    阿波罗就势把她拦腰抱起来:“当然。”

    ※

    卡珊卓悄悄和阿波罗幻化出的“自己”掉包,回到早餐席前。波吕克赛娜和斯卡曼德洛斯不约而同地来找她共进早餐,她伸手去拿面包,斯卡曼德洛斯讶然多看了她一眼。卡珊卓挑眉看回去。

    “你刚才说你不饿。”

    “但我现在饿了。”

    她的孪生弟弟没说什么,波吕克赛娜则迫不及待地继续分享起嬷嬷们告诉她的最新小道消息,比如海伦割下了一缕长发交给赫卡柏,请特洛伊的使节将这带给自己的丈夫,以证明她确实被莫测的神明带到了伊利昂。

    “听说佩安会和使团一同离开伊利昂。”波吕克赛娜说着观察着卡珊卓的表情,见她不作答,一撇嘴,“你还没决定好吗?你没想好的话,父亲可不会去主动提求神谕的事。”

    “我知道,”卡珊卓注视着稚嫩难掩美貌的妹妹,淡淡点破她的心思,“你还小,我都能拖到现在,你更加不用着急,没必要那么快决定是否真的想要进入神庙。”

    波吕克赛娜轻哼一声:“我就不能关心你会不会留在特洛伊?如果你嫁给亚该亚人,那么我们不就再也……”话语逐渐低下去,她拨弄着盘子里的面包屑,像是对自己流露的眷恋之情陡然感到难堪,嚯地站起来。

    “我吃饱了,”她唐突地宣布道,快步往外面走,到了厅门边又驻足,朝卡珊卓和斯卡曼德洛斯摆摆手,“我先去母亲那里,之后见。”

    卡珊卓目送妹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的阴影中,极淡的笑意浮现唇角,而后又缓慢消失。

    斯卡曼德洛斯片刻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卡珊卓不免给了他一个质询的表情。

    “刚才你有点怪怪的,但是现在又恢复正常了。”

    她一惊,随即有些无奈地想道:神明的术法也许能瞒过其他人,但到底无法彻底骗过斯卡曼德洛斯。阿波罗的化身模仿她模仿得再好,也会流露出双生子无法忽视的违和之处。而一旦选择了与阿波罗相守,他们之间的纽带也会难以避免地被年月与存在方式撕扯开来。

    卡珊卓寻找着起头的措辞,斯卡曼德洛斯支开侍者,随后蓦地说道:“你已经做出决定了。”

    她怔了怔,略微垮下肩膀:“对。”

    顿了顿,她低而清晰地说:“我选择了祂。”

    “我们还会见面吗?”斯卡曼德洛斯的嗓音有些发紧,只有一丁点,几乎无法察觉,但她当然发现了。

    “为什么不?”

    斯卡曼德洛斯与她肖似的灰眼睛闪烁着。他张张口,最后只说道:“那就好。”

    卡珊卓挪到他身侧,半晌,拍了拍少年骨节分明的手背:“你永远会是我的弟弟。唯一的。”

    斯卡曼德洛斯的反应有些微妙,较真地问:“特洛伊罗斯不是你的弟弟吗?”

    她挑眉:“他不一样,你知道的。”

    他好像安心了些微,嘟囔了什么,她没听清。他随即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卡珊卓循着他的视线回头,佩安泰然自若地从寝宫内侧走出来。她一时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

    “无需担心。”这么说着,深发的亚该亚人面貌变化,展露出真容。

    斯卡曼德洛斯眼睛瞪得更圆了。他站起来,像是不知道是否应该行礼,无措地转头看向卡珊卓,显然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阿波罗只说了这么一句,便再度隐去身形。斯卡曼德洛斯呆呆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半晌才转向卡珊卓,一脸不知从何问起的表情。

    “就是这样……”卡珊卓也很难解释,为什么堂堂阿波罗神会假扮成凡人和自己竞争。她索性让弟弟自己去领会了。

    斯卡曼德洛斯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扫了四周一眼,低声说:“你确认?”

    “我确认。你真的不用担心,”她转了转眼珠,“之后其他人也会知道的。”

    他尚未完全消化惊人的事实,但卡珊卓坚定坦然的态度传达到了他那里,他很快接受了她的决定,半开玩笑地说:“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