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帕里斯爬上屋顶,望着晨雾中隐约可见的城墙线条发呆。

    太阳尚未驱散云雾,风送来晚冬夜晚残留的寒意,他匆忙间忘了裹上皮毛斗篷,冷得身体发抖。但他相信这有益于保持头脑清醒。

    再在卧室里待下去、再和那个女人在同一间屋子里待下去……想到这里,帕里斯又打了个寒颤。在那样令人头脑发昏的美貌面前,他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蠢事。

    他在狼狈逃离之前,将其他男性侍者也一并赶出自己的殿室,免得有人色迷心窍。同时,他另外差人去往母亲赫卡柏和卡珊卓那里报信,请她们带适合的女性侍者过来,防止海伦因为在陌生的宫殿中独处而不安。

    下面还闹哄哄的,再过没多久,整座伊利昂王宫都该知晓:千里之外的亚该亚城邦斯巴达有位名为海伦的王后,而那位海伦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他的寝宫中。

    帕里斯禁不住想要叹气,搓了搓双手,把脸埋进掌心。

    “你那张讨人喜欢的脸蛋可不适合露出愁苦的表情。”含笑的语声在他身后响起,轻柔得像羽毛拂过,无端引得听者心头发痒。

    帕里斯一僵,缓缓循声回头。

    映入他眼帘的是美丽得令人心脏几近冻结的面庞与身姿。不可思议的不仅仅是冲击理智的美貌,小到眼瞳头发颜色、大到五官轮廓,这位女性的容貌的每个细节都在无时不刻地变化着;然而不论在哪个时刻,面对祂时所能注视到的都是毋庸置疑的美丽容颜。

    “阿芙洛狄忒……”帕里斯喃喃。

    也只有统御着“美”这一概念的神祇理应拥有这样多变而恒久美丽的外貌。

    他匆忙四顾,下方走过中庭和回廊的人看到他,却对女神的存在一无所觉。神祇只会让祂们允许的凡人看见祂们。这下他只能独自应对这位性情莫测的女神了。

    “你满意我送来的礼物吗?”阿芙洛狄忒轻笑。

    “果然是您……”帕里斯闭目,面上闪过一丝痛苦。

    海伦虽然惊慌,但帕里斯还是大致从她的话语中拼凑出了事件经过:她在斯巴达王宫的卧室中入睡,半梦半醒间她看到到白鹅舒展羽翼,从四角拉着承托她的床褥飞行。她以为只是个怪异的梦,便继续沉沉睡去,没想到清醒过来时已经身处异国他乡。

    鹅恰好是阿芙洛狄忒的神圣动物。

    帕里斯不禁明知故问:“您为什么要那么做?”

    阿芙洛狄忒朝他投来略带谴责意味的一瞥,流转的动人波光又险些让他的心脏骤停:“我还没让你见识过我的力量,不是吗?我原本打算等你去亚该亚时,让你顺理成章地见到海伦——那可是除了神明之外,当今世界上最美的女子。然而阿波罗居然下达神谕阻挠,以致你居然不打算去亚该亚了。这下我当然只能把她送到你面前了。”

    阿芙洛狄忒单手支颐,指尖一下下轻点着脸颊。祂委屈的口气与俏皮的动作都透出妙龄少女的娇憨,居高临下又理所当然的态度却又令他胆寒。面对祂这样随心所欲的神祇,判断祂是否带有恶意缺乏意义。不如说,正因为无心,祂的行径才更为可怖。

    帕里斯无言以对,他不敢继续注视美的化身,谦卑地垂下视线。

    阿芙洛狄忒对他态度变化丝毫不在意,自顾自说下去:“海伦的美貌由我祝福,她的欲念也由我主宰。只要你把那个金苹果给我,海伦就会对你生出比火焰更炽热的渴望。”

    帕里斯几乎想要捂住耳朵。

    可阿芙洛狄忒还在用祂那美妙且充满蛊惑力的声音,一词一句地继续为他勾勒极乐的图景:“她会用那柔软红艳的嘴唇亲吻你,她的纤细手臂将会环绕你的肩膀与身体,想一想,幸运的小牧羊人,只要把那个金苹果给我,世界上

    最美的女人会属于你。”

    帕里斯呼吸乱了节奏,他不敢从女神身前逃走,却更加害怕继续留在原地。

    “可她……她是斯巴达的王后,已经是他人的妻子!”他挣扎着,终于从混乱的思潮中抓住了一个可以倚靠的锚点。

    阿芙洛狄忒轻笑:“那又怎么样?她之所以会成为墨涅拉俄斯的妻子,也不过是因为他受好运眷顾——在决定海伦归属的时候,汇集一堂的众多求婚者之中,恰好是他抽到了那唯一一根做了标记的稻草。海伦有多爱他?那可未必。”

    祂说着又怅然叹息:“可爱的帕里斯,你为何要想那么多?我保证,只要你认可我的力量才是最难以抗拒的,海伦就会是个热情迎接你怀抱的新娘。那样还不够吗?”

    帕里斯从女神的话语中探查到些微的不耐。

    素来随心所欲的阿芙洛狄忒显然并不习惯被拒绝。

    但这一点于天后赫拉以及特洛伊供奉的女神雅典娜而言,也别无二致。

    帕里斯掐了自己一下,恭恭敬敬地说道:“我将宙斯赐予的金苹果藏在了安全的地方,而且……我需要时间考虑。我请求您再给我一些时间做决定。”

    阿芙洛狄忒盯着他看了片刻。

    帕里斯身为老练的猎人,竟然在恐惧之下动弹不得,就像一头乍见巨兽忘了要逃走的羚羊,也像在记忆深处,在他的箭刺穿要害前一刻,与弯弓的他对上眼神的某头鹿。

    随即,爱与美之神的红唇翘起,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可以,那么明天?三天后?五天后?”阿芙洛狄忒看着帕里斯的表情随她报出的数字变化,像在逗可怜可爱的小动物,最后宽容地叹息,“无妨,那就十日后。我会告诉赫拉与雅典娜,那时我们会一齐降临,倾听你的决定。”

    帕里斯还没来得及发出半个音节,眼前一花,女神已经消失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口中热汽凝结的白雾模糊了他的视野。半晌,他再次将脸埋进冰凉的掌心。

    ※

    神明送海伦来到特洛伊的事传开之后,万神之王命令帕里斯裁决三女神高下的事也瞒不住了。

    普利安王身边的贵族们、侍奉三女神的祭司们,乃至于自称贤者的陌生人都各有各的意见,一时之间,每日进出伊利昂王宫试图游说普利安的人络绎不绝。随着阿芙洛狄忒定下的期限逐日靠近,伊利昂城中弥漫着大敌来袭当前的紧张感。

    海伦暂住在王后赫卡柏的宫中,几乎不露面。卡珊卓也只短暂地见过两次这位后世大名鼎鼎的绝色美人。即便早有心理准备,初次与海伦面对面时,她还是受到了巨大震撼。

    与阿波罗、阿尔忒弥斯那样无可挑剔的永驻容颜不同,海伦的脸孔与身体并不完美——她个头很高,在这个世界的人眼中,甚至可以说作为女人而言太高了一些,身高与帕里斯几乎齐平;她的门牙有一点点歪,只有一点,但在她启唇时不难发现;她有双冷淡的眼睛,轮廓偏狭长,眼白呈现不友好的浅蓝色……

    然而,所有这些单看可以指出瑕疵的部分组合在一起,就尽皆成了迷人的独特之处。

    海伦身上还有种天生的美人独有的漫不经心。

    她显然从小就知晓自己是美丽的,早已习惯于身边人因为她的外貌而给予她过多关注。因此,她并不会刻意留心自己的行动是否足够得体,反而时不时地做出意外的举动,透出一股对于自己这具皮囊的由衷厌弃。

    除了会亚该亚语言的侍者,海伦几乎不和人说话。她对赫卡柏尊敬而客气,对其他试图作陪的宫中女眷很有礼貌,但也止步于礼貌,很显然并不打算与她们多亲近。不知道她是否在借此传达回斯巴达的坚定意愿。

    这是海伦第二次见到卡珊卓,初次与小

    公主波吕克赛娜见面。她的唇线勾起,向两位公主微笑颔首致意。卡珊卓清晰听到,身边的妹妹因为海伦转瞬即逝的笑颜而倒抽了一口气。

    海伦而后缓声说了一句。

    侍者翻译说,海伦对王后称赞道:“您的两位女儿都十分美丽。”

    这恭维话由世间绝无仅有的美人说出来,哪怕本人没有夸耀讽刺的意思,听在人耳朵里也不免有些怪异。尤其是家中最漂亮的孩子波吕克赛娜,小脸顿时绷得紧紧的,耳朵都红透了。

    海伦注意到了小姑娘的恼怒反应,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她刚才的话确实不带恶意。难得的情绪流露让海伦一瞬间又成了注意力的焦点。再简单的小动作由她做出来,都是万千的风情。

    波吕克赛娜别开脸不语,为了缓和气氛,赫卡柏让卡珊卓拿出里拉琴弹奏。

    出乎意料的是,曲子过半,海伦竟然跟着曲调哼唱起来。她的声音很低,在转折处有些沙哑,熟悉的曲子,陌生语言唱出的歌词,两者相合透出难以言喻的哀愁。

    等待最后一个音符消散,卡珊卓抬起头,与海伦四目相对。

    金发美人又笑了一下,轻轻对卡珊卓说了两句。

    “她说,这首曲子在亚该亚也广为流传,没想到在伊利昂也能听到。另外,卡珊卓殿下,她称赞您的里拉琴弹得非常好。”

    卡珊卓垂头表达谢意。她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瞬间离海伦近了些微,但那感觉很模糊,很快消弭在对方有意克制的疏远态度中。离开母亲那里时,她不禁想,哪怕没有众神之争附加的代价,恐怕帕里斯也无法让海伦心甘情愿地留下。莫名其妙地身陷语言不通的陌生环境,哪怕故土有许多不愉快的事,任何人的第一反应自然都是想要回去。

    因为海伦走神的不止卡珊卓。

    波吕克赛娜原本就对海伦抱有相当的敌意,在见到真人前,她信誓旦旦地宣称不可能有比嫂嫂安德洛玛刻更美丽端庄的女性。见过海伦之后,她闷闷地一路都没说话,最后突然很不情愿地对卡珊卓承认:“她确实很美,但她美得像尊雕塑,而且经常一动不动的,有点可怕。”

    顿了顿,她又问:“所以海伦什么时候才会离开伊利昂?”

    对此卡珊卓只能报以苦笑。

    这取决于亚该亚人的态度——普利安前一日终于做出决定,他将立刻派出使臣,要求亚该亚人用被俘的海希欧妮交换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