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卡珊卓不禁长舒一口气。

    帕里斯探究的神色转为确信:“你果然知晓了什么。”

    不要将金苹果给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的奖赏会令特洛伊毁灭。卡珊卓差点就这么说了。但她随即想到,先不论帕里斯是否反而会因为她的劝诫对阿芙洛狄忒的嘉奖添一分好奇心,冒然说出特洛伊公主卡珊卓不该知道的事,除了阿波罗难以揣摩的反应,也许还会引发其他无法预料的后果。

    她知道在希腊神话世界中,命运强大莫测,但也仅限于此。然而她也看过不少时间回溯题材的科幻电影,谁都无法保证她的一句话一个行动是否会是掀起风暴的蝴蝶展翅。

    因此为了引导特洛伊避开毁灭的结局,她必须分外小心。

    “如果我说,你的决断很可能会决定伊利昂、以及所有特洛伊人的生死,你相信吗?”

    帕里斯定定看了她片刻:“神明给予了你启示?”

    卡珊卓适时垂眸,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能说。”

    她这讳莫如深的样子反而让她的话更为可信。帕里斯揪起秀气的眉毛,喃喃:“雅典娜是特洛伊供奉的主神,天后的怒火轻易带来毁灭,阿芙洛狄忒的魅力同样能够成为可怖的武器。”

    他求助般看向卡珊卓,期待着她分享破局的计策:“我知道不论我选择哪位女神,都必然会惹得另外两位不快。可万神之王命令我做出公平的裁决,我难道还能拒绝?”

    卡珊卓指甲掐入掌心。她表现得必须比帕里斯更镇定,哪怕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金苹果的困境。如果她泄露了茫然与慌乱,天知道帕里斯会不会仓皇做出什么傻事:“爱与美的女神尚未对你展开劝诱,我只是提醒你务必谨慎。”

    “我知道,我会的,但是……”帕里斯难得长长叹息。

    她随即想到,阿波罗同时也是裁定公义、惩戒邪恶的神明。她也许该绕弯子让帕里斯去向阿波罗祈祷求助。

    帕里斯脑袋灵活,看着她眼神不断闪烁,居然也想到了这点:“我该找个时机向阿波罗祈求指引。”

    “比起神庙,在王宫里影响一些事总要更方便,”他说着揉了揉眉心,转而又露出讨人喜欢的笑脸来,“如果你有什么必须做但不方便做的事,一定要立刻告诉我。”

    卡珊卓颔首。帕里斯好像过度解读了阿波罗的神谕,擅自脑补出了她暂时不进入神庙也是某个精妙计划中的一环。但她没必要打消这一误解。

    身为女性,她在这个世界终究有许多难以出入的场所、无法顺理成章采取的行动,而有了“一切都是阿波罗的意思”这么个她从来没言明的由头,就能顺理成章地请帕里斯代她行事,真的追究起来也可以狡辩卸掉一些责任。

    他们都没再提这件事,但卡珊卓明显感到与帕里斯的关系比之前更近了。秘密果然是最好的催化剂。

    紧迫严肃的话题暂告一段落,帕里斯开始讲述过去十余天王宫里发生的大小趣事。然而正在这时,双轮马车却因为前方人群阻塞无法继续行进。

    “发生了什么?”面前的人群明显情绪高昂,卡珊卓顿时有些警戒。

    帕里斯反倒轻松以对:“是狄俄尼索斯的追随者。”

    她怔了怔。《始乱终弃阿波罗后[希腊神话]》,牢记网址:m1“你之前不太离开王宫,可能不了解,他们信奉的是一位死而复生、流浪又归来的新神,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尤其多,到哪里都会散播狂欢似的氛围。但如果驱逐他们,哪怕是城邦之主也会遭遇可怕的厄运,所以只能由他们去了。伊利昂已经有贵族打算将下次的戏剧献给狄俄尼索斯,噢对,祂也是美酒的守护神,所以我碰见他们,也总会给一些东西作为供奉。”

    帕里斯说话间,护送他的士兵熟门熟路地摸出一些银币,分发给披散着长发的女信徒们。

    卡珊卓一言不发,她的目光扫过每一张脸孔。没找到熟悉的,毫不意外。她至今无从判断自从达芙妮消失过去了多久,而这个时代的人寿命短暂,想找到曾经追随狄俄尼索斯的人几乎是天方夜谭——

    她的瞳孔因为震惊骤扩。

    人群之中站着一个黑发青年。他就像是风暴眼,不为周围的激昂氛围所动,平静得醒目,却偏偏无人对他报以注视,仿佛根本看不见他。

    有所感应,他朝卡珊卓看了过来。

    他的眼睛是奇异的深紫红色,如阴影中的醇醴,也像熟透的葡萄。

    ※

    卡珊卓和帕里斯抵达伊利昂城最高处的王宫时已经接近傍晚。

    欢迎卡珊卓回家的晚宴丰盛得让她吃惊,她怀疑这又是“准祭司”光环带来的特殊待遇。深发的普利安王与红发的王后赫卡柏坐在上首的榻上,两人的孩子分两侧各有席位,除了在外监督秋收的长子赫克托尔,卡珊卓的其余弟兄和妹妹都到场。

    父亲普利安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苍老,但灰色的眼睛总是锐利明亮,有种与怒意近似的生机勃勃。他把卡珊卓召到自己的坐榻上说话,细细询问她在堤布拉发生的一切,听她说完后一言不发地凝视她良久,给她一个温和的微笑,眉头却不由自主下压。

    他显然宁可自己仅有的两个女儿中更年长的那个能拥有更普通的人生。

    在普利安吐出什么不合适的慨叹前,母亲赫卡柏就把卡珊卓拉了过去,关心的是孩子的餐饭:“你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