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忒提斯的居所位于幽暗静谧的海洋深处。镶嵌着硕大夜明珠的立柱排成两列站在瑰丽穹顶前的广场上,将拜谒女神的前路照得熠熠生辉。

    站在殿门附近守卫的人鱼看到达芙妮和阿波罗靠近,转身折入门洞深处通报。眼见着越来越近,殿门上的花纹从远望得模糊到清晰,达芙妮第二次试着抽手,阿波罗终于松开了。谁都没对此多说什么。

    与此同时,亮眼的红铜色一闪而后靠近,忒提斯眨眼间来到了他们面前。

    “勒托之子,欢迎你。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达芙妮。”

    阿波罗微微颔首:“我来见狄俄尼索斯。”

    “请进,”忒提斯说着亲自为他们引路,边穿过水波前进边问,“勒托之子,如果你打算在这片海域停留,我很愿意为你提供暂住的殿宇。”顿了顿,她停下来问:“还是说,不需要我额外准备新的住处了?”

    这么说着,她看向达芙妮,眼睛里有友善的调侃笑意。刚才的那些海洋仙子们显然已经迫不及待向忒提斯分享了目睹的一切。而相较于陆地和天空,海洋中的神祇和宁芙们谈论有些事时,态度更为大胆自然。

    “我此前答应过波塞冬造访海王的宫殿,这里的事结束后就去他那里。另外,青春泉水的效果如果无法驱除,我可以试着帮忙。”阿波罗急于转开话题的样子流露出一丝几不可察的窘迫。

    对于宁芙的围观他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但同为神祇的忒提斯揶揄他和达芙妮,他似乎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忒提斯没察觉似地微笑,配合地转移对话重心:“我给了宙斯之子一碗醒酒的汤药。他已经在恢复了。”说话间他们折入侧旁的一条海中回廊。这里聚集了不少宁芙,看到忒提斯纷纷汇聚过来。

    “他还是宁可独自待着等待躯体恢复?”忒提斯问。

    海洋仙女们纷纷点头:“是呀,他似乎觉得重新变成小婴儿十分难堪。”

    “不管我们怎么说,他都不肯让我们进去陪伴解闷,只允诺之后会给我们好酒。”

    “哎,我们又没见过他别的样子,怎么会笑话他呢?”

    “让我进去看看吧,”达芙妮主动说道,“塞墨勒之子此前就不喜欢有太多人侍奉身侧。”

    忒提斯颔首,于是她轻轻叩门:“是我,可以容许我进来吗?”

    过了片刻,此前紧闭的大门缓慢开启。

    宁芙们一阵交头接耳,达芙妮分开海底有些沉重的水波走入门后,阿波罗很自然地要跟进来,她驻足回头,轻声说:“您还是在外面稍等一会儿。”

    阿波罗蹙眉,无言看着她。但最后,他还是让她一个人进去了。

    为宙斯之子准备的住所自然比达芙妮的还要大一些,但狄俄尼索斯并不难找。他没有刻意躲藏起来,而是坐在大厅通往内侧殿室的台阶上。他已经恢复了少年模样,黑色带卷的头发长到肩膀,身披的成年男性衣袍略显宽大,肩头胸前大量富余的衣褶飘起来,在水波中徐徐拂动着,宛如什么奇异鱼儿醒目的尾鳍。

    “您感觉怎么样?”

    狄俄尼索斯淡色的嘴唇弯出一抹苦笑,指尖扣了扣额际:“醒酒难免不太舒服。”

    “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

    他摇头,拍了拍身侧的台阶:“陪我坐一会儿吧。”

    他们就真的安静地坐了好一会儿。

    “等我恢复,我就去拜访吕库尔戈斯,”狄俄尼索斯一开口就回到这件事上,还认真地寻求她的意见,“如果你有什么想对他使用的报复手段,告诉我。我替你去做。”

    “您做您想做的就好。”狄俄尼索斯降下的神罚定然极具冲击力,应该不需要她贡献新点子。这么说着,达芙妮的视线投向门口。

    殿门并未关闭,从台阶这里隐约可以看到在外面等候的忒提斯,还有静立着看向他们这里的阿波罗。不难想见,在这里的谈话也会循着水波传出去,即便无法被门口的宁芙们听到,也会落入感官敏锐的神明耳中。

    狄俄尼索斯侧眸盯了她一眼,忽然抬手在身前一划。

    达芙妮眼前的水波立刻微微发皱,组成一道半透明的屏障,挡在了面前。

    “如果有什么在意的事,你可以放心说。他们听不见,也无法读出唇形。”

    她怔了怔,低下头半晌才轻声说:“我有两个请求。”

    狄俄尼索斯笑了:“二十个也可以。”

    “我希望您不要主动提及爱神出手相助的事。”

    少年模样的新神对她的请求有些惊讶,安静等待片刻,见她没有解释原因的意思,便淡然应允:“好。我不会问原因。”

    “感谢您。”

    狄俄尼索斯单手支颐,指腹在脸颊上一敲又一敲:“如果想隐藏起一件事,只是不主动提及还不够,最好有其他东西吸引走注意力。”

    “所以我还想请求您第二件事。如果之后您打算用美酒招待勒托之子,届时能否给我一盏能让我很快醉倒昏睡的酒?”

    须臾的沉默。

    “你想要的东西都让我惊讶。”狄俄尼索斯没隐瞒他的感想。

    “但如果那是你想要的,很简单。受我祝福的酒甚至可以令神明昏昏沉沉,”说着,他促狭地斜睨她一眼,“你确实需要休息,不过别喝太多了,一口就够,否则你可能要昏睡几天。”

    达芙妮弯唇:“那也许不是坏事。”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

    “希望下次你露出那么郑重其事的表情,是来请求我帮你做一些更不得了的大事。”

    达芙妮一时之间分辨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在拿她开玩笑。狄俄尼索斯已然径自起身,水波的屏障随之消散。

    他们一前一后走向殿门,狄俄尼索斯对于在水下行动明显还有些不习惯,每一步都努力踏在宫室地砖上,而非海中住民那样,踏水波顺着海中暗潮的纹理前进。到了门边时水流陡然变得急促强劲,狄俄尼索斯步伐有些不稳,下意识要扶住门,却没料到这么一来,门框内侧凸出的珊瑚装饰物立刻勾住了他腰带的末端——少年身形的他纤细修长,多余出一大截腰带垂在身侧,镶嵌金银丝的织带随着步伐扬起来,简直就在等着被什么东西挂住。

    狄俄尼索斯对于衣着上的细节向来不怎么挂怀,做少女装束时也经常因为不留神,到花园散个步就能把裙子下摆勾得破破烂烂。那种时候给他收拾残局的都是达芙妮。

    于是现在也不例外。她立刻绕到他身前,俯低下去替狄俄尼索斯解围。眼下这状况如果任由他处理,大概狄俄尼索斯会懒得多费工夫,直接把腰带末端用拽断。

    于是从门外众人的角度看来,见到的便是金发少女挨在个头相仿的少年身前解决小麻烦,黑发少年则垂眸看着她,表情有些无奈。这熟稔自然的态度,昭示着类似的事并非第一次发生。

    腰带很快脱离桎梏,达芙妮站直了,和狄俄尼索斯相视一笑。他似乎怕她不明白他的用意,还冲她眨了一下眼睛,难得流露出些微与外貌年纪相符的狡黠。

    说要转移阿波罗的注意力,达芙妮倒是没想到他会那么积极配合地制造事端。是好事也是坏事,这下他们更有可疑的共犯感觉了。就在这时,她隐有所觉,侧眸看去。

    两步外,阿波罗正无言注视着她,一如刚才他注视着殿内的光景。与她对视只有转瞬,他几乎立刻转开目光,嘴唇绷成一条线。

    忒提斯随后提议到正殿宴饮,作为贵客的阿波罗也只是一点头,显得十分冷淡。

    忒提斯和狄俄尼索斯走在前面,达芙妮稍缓步调,落到阿波罗身侧跟着,他依旧没什么反应,并不转头和她说话。

    达芙妮转了转眼珠,绕到他前面:“我惹您生气了?”

    阿波罗扫她一眼,还是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