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有人提出想要看看这个字型无比复杂的面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顾淼问过老板娘之后,进入厨房,

    老板正在里面忙得热火朝天,手里扯着面团,在案板上又揉又打。

    最后双手各执一头,像拉面一样,抖出一条厚薄均匀,如武装带一般粗细的面条,

    接着就往一旁的开水锅里一丢。

    老板看见顾淼进来,十分认真的看着全部操作过程,拍拍手上的面粉:

    “你对这也有兴趣?”

    “挺有意思的。”

    老板摇摇头,用一口标准的长安腔调感慨:“哎,以前都是家里的女人做,现在的女娃子啊,都十四岁了,连个面都不会擀,还怎么嫁人……”

    顾淼干笑两声,看了眼屏幕:

    “我都二十四了,还不会擀。”

    “我三十四了,会泡方便面。”

    “我也不会擀,怎么办,嫁不掉了,哦,我是男的,忽然安心。”

    “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放着我来!我去买两斤!”

    “嫁人为什么要擀面?吃米饭的就一辈子嫁不出去了吗?呜呜呜。”

    “楼上的别哭,我不吃面,投入我的怀抱吧。”

    在等待面熟的时候,老板从桌上的一只大碗里捞起了一片肉皮,还有一块巨大的肉,

    肉皮晶莹剔透,吸饱了汁水,透着暗红色。

    肉则是三分肥,七分瘦,

    老板抄起菜刀,削下一片,把剩下的又扔了回去。

    接着,又继续用菜刀把那块削下来的肉切碎,

    刚削下来的时候没看出什么,

    一刀剁在肉中间的时候,可以看出这块肉已经被炖的极为酥烂,本身已被卤汁浸透,软软糯糯,几下就已经成了一团。

    切完肉,老板又挪开了一块搁在炉子上的铁板,伸手从下面取出了一块底部被炕成几圈淡淡焦黄色的白吉馍,

    左手按馍,右手持刀,将白吉馍从中割中两半,

    被炕得酥脆的馍底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并不完全切断,便挑起案板上被切碎的腊汁肉,飞快的填进开口里,

    顾淼帮老板把肉夹馍端给李墨一,此时李墨一面前的“长安三件套”已经齐了。

    泼着红油的麻酱凉皮、冰峰汽水,还有刚刚上桌的肉夹馍。

    另外两样都能等,肉夹馍等不得,

    李墨一将肉夹馍横着拿起来,

    对着侧面就是一口,

    肉馅受到挤压,丰盈的汁水更加深入的沁透白吉馍中,内里更加绵软,

    但外表的脆度没有受到影响,随着每一下的咀嚼,“咔嚓”声接连不断。

    等一个肉夹馍吃完,屏幕上已是哀鸿遍野,评论里点外卖的点外卖,煮泡面的煮泡面,还有说想家的。

    很快,其他食物也上桌了,辛月夹起了她的biang  biang面:“唉?一个碗里只有一根啊?”

    酸汤水饺看起来与普通的饺子一样,与大多数地方水饺与面汤分开上不同,酸汤水饺就是泡在酸汤里的,与小馄饨的吃法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