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目暮警官,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因为这里也是东//京都的管辖范围啊。”

    这是哪一集,已经记不清了,在这个至今只过了“五个月”的柯南里,过了无数个情人节、无数个圣诞节,死了八百多个人……

    每一天,都有各种邪恶势力在努力毁灭着东//京。

    宇宙来的有使徒、小怪兽,格德米司【现在还有人记得格德米司是什么了吗】

    自家生产的库洛牌、美少女战士里的各种反派、还有死亡小学生。

    不过在真实世界生活的人们,哪里有这些烦恼,无非是与同事争锋、去抢特价品,最多也就是在民宿里发现人头什么的。

    昨天小喜建议他们最好不要住民宿,因为之前有新闻,一个美国人约妹子去民宿,不为啪啪啪,就为杀人玩,杀完之后,把人头就扔在民宿里了。

    “虽然我不害怕这些,但是腐烂的气味实在不怎么样。”沙蓓蓓露出厌恶的表情。

    顾淼不相信:“你不怕《午夜凶铃》,也不怕《咒怨》吗?”

    “不怕啊,看片子的时候,我就很困惑,完全不能理解剧情。”

    “什么?你看恐怖片还要理解剧情?”

    “既然有剧情,就要理解嘛,对不对,不像你们男人看动作片,直接快进到重点。像《咒怨》的开头,明明一家三口都是人,然后男人认为妻子出轨生出了孽种,所以把妻子和孩子都杀了,妻子含冤变成了女鬼,女鬼又杀了男人,男人变成了男鬼,从此那个屋子就变成了鬼屋,里面生活着一家三鬼,但是他们居然可以和乐融融的认真去弄死别人,互相之间就再也没有不和,为什么男鬼不想去折腾女鬼,为什么女鬼不想去折腾男鬼?”

    顾淼:“……”

    想了想,还是:“……”

    沙蓓蓓:“你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

    “所以,我们去富士急吧,那里的鬼屋戦栗迷宫很有名。”顾淼看了看时间,“吃点东西,我们出发。”

    高贵的吃喝的地方都还没有开门,早餐在便利店解决是正常操作,可选项比国内的同名连锁店要稍丰富一些。

    一个711的肉包,要200日元,合人民币12块。

    就是国内卖2块钱或3块钱的普通大肉包。

    所以,在这里花钱,直接把100日元当1块钱人民币看就好。

    富士急也是一个大型的游乐园,各种刺激的项目也有,甚至还有EVA的主题展。

    不过最出名的,还是鬼屋,以医院为主题的鬼屋。

    它的面积挺大,全程靠自己走,需要上楼和下楼,也有扮成鬼的工作人员会随机出现。

    网上所有介绍这家鬼屋的都极尽能事的将它描绘成世界第一的可怕。

    两个好事之徒就这么跑过去了,第一次去还跑错了方向,

    有一个同样以恐怖做为卖点的房间,他们以为那就是鬼屋,无视了工作人员好心举牌上写的:“不懂日语会影响您的体验。”

    高高兴兴跑进去,

    结果是人坐在椅子上,以语言和音效来吓人。

    身为两个不懂日语,且阅片无数的人,一脸激动的进去,一脸茫然的出来。

    然后发现转错弯了,对面那个排长队的地方才是目的地——慈急病院。

    排队的人还不少,快到的时候,可以看见鬼屋的出口,隔一会儿,就有人从里面惊恐的跑出来,还频频回头。

    “真有这么吓人吗?”沙蓓蓓好奇的向里张望,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有一个男人,尖叫着从门里向外跑,还摔在了地上,连站起来都不会了,奋力手脚并用向前爬。

    “哇哦,真的跟恐怖片里的炮灰一模一样哎。”沙蓓蓓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要进去了。

    进去之后,首先是一通日语说明,完全听不懂,沙蓓蓓自行理解:“应该是叫我们不要打工作人员吧。”

    接着进行人员分组,

    一大帮人一起来的要被分开,

    首先坐在椅子上拍照,同样会先进行语言恐吓,然而,还是什么都没听懂,

    拍完照之后,先来了一个小型恐吓,椅子向下一沉,已经开始有人尖叫,

    不过也就只有一个人,而且她似乎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因为其他人一起大笑起来,她也跟着笑。

    进门的时候,是一个一个进的,沙蓓蓓与顾淼被分开了。

    每人发一个昏黄的小手电,那个手电筒的光说是用来照路,其实更多的是吓人吧,最多一两瓦的灯光,只能燃烧自己,不能照亮别人。

    前面的路很没有意思,都是器材,堆在地上的残肢,破盆,脏了吧唧的墙和血乎乎的墙,还有恐怖片的BGM。

    这些道具不知道能不能让人碰,

    顾淼莫名的很好奇,蹲在一大缸“血水”前面,努力闻了闻,什么味儿都没有,

    好想下手去捞两下啊……

    算了,万一有鬼跳出来说他违规触碰道具要罚款怎么办,

    继续向前走,也出现了张牙舞爪的工作人员忽然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事,

    不过这些对顾淼来说,实在是很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恐怖片定义么,

    凡是有门,有窗的地方,肯定都要出点妖娥子,

    如果有上坡下坡,地面不平的地方,为了游客不被吓得摔倒受伤,所以也不会安排工作人员来吓人的。

    一旦有了心理预期,就啥事也没有了。

    听说美国也有一个恐怖屋,是把血啊蛇啊什么的往游客身上泼,这种需要碰触,并且会弄脏衣服,还得洗头洗澡的操作,就很不可爱了。

    典型的恶心风美式恐怖。

    走着走着,在黑暗中,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应该是沙蓓蓓在前面。

    他很开心的加快脚步,往前赶,忽然,从侧面的门里跳出一个披头散发,张牙舞爪,一身血渍的扮鬼工作人员。

    被挡住去路的顾淼,就像走路时绕开一个普通行人那样匆匆绕过,还本能的说了句:“不好意思让一下。”

    又继续去追沙蓓蓓了……

    不知道那个工作人员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也许他会回去反省一下自己的工作方法。

    沙蓓蓓就在前方,看她的样子,也完全没有被吓到,脚步轻快,很愉快。

    顾淼存心想要吓她一下,放轻脚步,悄悄的跟上去,

    正当他要出手的时候,一个鬼忽然跳出来了,

    这里的设定应该是听见客人的脚步声过去了,再跳出来,从背后吓人,

    万万没想到,有一个浓眉大眼鬼鬼祟祟的顾淼还跟在后面,

    鬼刚发挥了一声,发现自己夹在顾淼和沙蓓蓓的中间,而顾淼的手还做出冤魂伸手张牙舞爪的姿势,正伸向沙蓓蓓的方向。

    鬼愣在当场,

    鬼不知所措。

    沙蓓蓓转身,迅速理解了现在的状态,发出了谜之爆笑,

    两人一起向前走,很快就到了一个楼梯口,光线大亮,要从这里上楼梯,

    二楼的门口,有三个人弯腰弓背往里看,听见楼下脚步响,吓得都是一哆嗦,

    想到进门时的规矩是不能组团走,

    顾淼想着要不要让他们先走,

    虽然语言不通,不过对方还是理解了顾淼的意思,并示意:哎嘛,太可怕了,你们先请吧,我们得缓一会儿。

    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昏暗的灯光,

    故意弄得血腥的地板与墙壁,

    在病床区,纱幔飞舞,床上坐着一个人,

    “你说这是真人还是假人啊?”沙蓓蓓问道。

    顾淼看了一眼:“应该是假的吧,看身材就知道了,为了省事,连衣服都没给穿。”

    兜兜转转,又到了地下室,

    一条长长的,黑暗的地下室,两边有门,随便哪一个门里都会跳出人来。

    沙蓓蓓忽然觉得挺亏的:“刚我都没有看清楚那些鬼脸上是什么样子的,好可惜啊。”

    “最多糊点红油彩呗,你还想看到什么?”

    “万一是面具呢,也可能是油彩,说不定是用真血画的呢?”

    顾淼:“……你想得太多了。”

    “不行,一会儿我得仔细看看,要是看不到,我就退回去重走一遍,一定要看一眼。”

    说到就要做到,

    求知欲强大的沙蓓蓓,真的在一个鬼从门里跳出来之后,一直站在他身边,努力想要盯着他的脸看,

    可惜灯光太暗了,还是没看见脸上涂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