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笑农大本营可以直接看到冰湖,没有任何的遮挡,又直接面对着东方,

    如果能在这里看冰湖的日出,一定很美。

    “师傅,这边能不能住?”顾淼问道。

    “能,就是那边几排屋子,刚修好,我修的。”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师傅的语气里有一点小得意,

    原来这位师傅不是专门卖方便面和酥油茶给游客的,本职是个木工,

    “那我住行吗?”

    师傅面露难色:“可是,门还没有做好。”

    “晚上风很大?”

    “倒也不是很大,就是没有门,你会不会害怕。”

    “不会不会!”

    半夜三更,这地方,没有人也没有肉食性野兽,怕什么。

    “这边条件不行,不如村里强,基本没有游客住宿。”

    师傅真是个老实人,别人家就算开的是龙门客栈也要说到天花乱坠,把人往门里拖,

    他倒是一气把缺点都说出来,生怕别人获得的信息太少,

    小兰站在门边听说能住,欢天喜地的凑过来,强烈要求晚上也住在这里,

    再问大叔,大叔却十分的痛苦,她已经预定好了机票,明天无论如何也要出德钦,沉痛纠结了许久之后,终于决定回到徒步者之家住。

    “哎,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就知道,钱,挤一挤都会有的,时间,就要看老板大发慈悲了。”小兰同情的看着大叔纠结的脸。

    顾淼关心的则是另一件事:“你一个人回去行吗?”

    来的时候可是走了三个多小时,大叔一副要死要死的样子,真担心回程他得让人抬着走。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就是走的慢一点,你看,我这不也是跟着你们一起到了么。”

    既然大叔今晚不住在这里,那就要抓紧时间去看看冰湖,三个人径直向冰湖走去。

    只是走了没一会儿,大叔就已经扛不住了,那一段全是荆棘的上坡路,把大叔的最后一点全力消耗怠尽,大叔决定返回了:“算啦,不然我真到了冰湖,今天晚上可能就回不去了。”

    与大叔愉快分别,小兰忽然想起来什么,叫住了大叔:“麻烦跟店主说一声,我们今晚不回去住,不过费用照付。”

    “嗯。”大叔应了一声,与两人分开。

    顾淼笑着说:“女孩子就是细心,我都把这事给忘干净了。”

    “嗯,我怕人家以为我们失踪了报警。”

    冰湖从来都不是藏民传统的转经路线,路上却依旧有很多玛尼堆。

    “他们堆的这些石头,有什么说法?”小兰问道。

    顾淼有些奇怪,看着她全身上下的装备,还有不错的体力,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旅行者才对啊,怎么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什么很有经验的人,虽然去的地方不少,不过都是在城市里乱蹿,以找好吃的为主要目的。

    本来这次到云l南就是想去个丽江、大理,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完全是因为在火车上跟人聊天的时候,听说梅里可美可美,雨崩可美可美,于是就来了。

    就来了……

    “你什么都没查,就来了?”顾淼震惊。

    “查了,就在网上随便搜了一下看看风景,觉得不错,于是就来了。反正路线什么的,都挺简单。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又不像以前,连智能机都没有,全靠提前做好功课。

    再说,没做功课也没什么,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身上有钱,还怕饿死不成。”

    这一点与顾淼的观点非常接近。

    不一会儿,就到达了冰湖的最后一个山头,站在山顶上,冰湖如同一块翡翠,静静的躺在冰川脚下,一个白色的大冰块躺在湖水中,那是在垭口看见的那场雪崩之后的产物。

    从山头往冰湖的直线距离大概就五分钟,正经的道路却是左转转,右圈圈,蜿蜿又蜒蜒,平白多出了起码两倍的路程。

    如果不老实走路,踩在乱石堆上,切直线下去,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小心,不要把人家堆的玛尼堆给碰倒了,据说是很不吉利的。

    站了一会儿,在大本营与小兰聊天的两个妹子也过来了,她们却只打算到这里就为止,张望张望就好,她们晚上是要回徒步者之家住的,如果再下到冰湖,时间就会来不及。

    她们看了一会儿,就与顾淼和小兰挥手告别,同行之人,多的是萍水相逢再分别,

    唯一不同的是时间长与短,有些是几分钟,有些是几天,还有一些是几年。

    那两个女孩子离开后,懒惰的顾淼与小兰不约而同的决定抄近路,

    蹦跳着从石头堆上蹦过去,本来他还担心小兰一个女孩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偶尔还回头看一眼,没想到,她飞快的就超过了顾淼。

    动作之迅猛,让顾淼想起了《侏罗纪公园2》里的那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跑得比男主快还不算,比霸王龙都跑得快。

    难怪敢一个人就因为听别人说这里美,就跑过来了,有实力啊。

    冰湖的水与神瀑的一样冷,只是风小了一些,湖面上零零星星漂浮着雪崩带下来的白色冰块,懒洋洋的动也不动。

    由于光线的折射,站在冰湖边上看见的湖水,反而不如站在山顶上看的那样翠,显得有些灰色,山上的大片冰川则显出蔚蓝与翡翠一般的色彩。

    夏天靠近冰川,是一种十分冒险的举动,

    在一般情况下,海拔四千五百米是雪线,而现在的冰川与冰湖的垂直距离大概是几十米,

    冰湖的标准海拔有两个说法,一个是三千九百二,一个是四千零五十,

    不管哪一种,都离标准雪线相去甚远,

    现在的气温已经很高了,远远可以看见两个白色三角形的冰堆就是由源源不断流下的积雪形成的,时间长了,就结成坚硬的冰坡。

    低海拔的冰川们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每天都在今天雪崩和今天不雪崩的状态中苟着,

    要是冰川一旦苟不住,那就是“轰……”

    只是现在的冰川,却十分的寂静,

    没有野兽的声音,也没有鸟叫虫鸣,

    静得令人感到心悸,

    小兰则还在回味着昨天看见的雪崩场景,问道:“什么时候还会崩一次?”

    顾淼笑着说:“你点一串鞭炮,扔上去,不愁没有雪崩。”

    “啧,到时候就上新闻联播了。”小兰很不给面子的鄙视。

    “嗯,所以,还是算了,要是上面塌下来的冰湖给埋了,那真是罪过大发了,一个景点,从此消失。”顾淼一副忧国忧民,替本地旅游事业操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