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天刚蒙蒙亮,顾淼就被外面沸反盈天的声音吵醒。

    大概是早起的村民吧,为了看热闹也真是拼。

    顾淼迷迷糊糊的摸出枕下的手机,看了一眼,才六点整,他翻了个身,决定再睡一会儿,反正比赛是早上十点才开始,不着急。

    “顾淼哥,顾淼哥,你醒了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伴着敲门声响起。

    听声音,像是小六儿,大概是来探病的吧?开门就得说上一堆客套话,那可就睡不好了。

    坚持装死三分钟,他应该就会自动离开。

    顾淼把头蒙在被子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听不见听不见。

    五分钟后……

    门口的动静一如初时,敲门声伴询问声,只是音量略有提高。

    “哇!靠!你干嘛?”蒙在头上的被子忽然被掀开,顾淼病中垂死惊坐起,发现李墨一和穿戴整齐的小六儿站在床前。

    于是他只能笑问客从何处来:“哟,是小六儿啊,这么早,从哪过来的?吃了吗?”

    “顾淼哥,你的伤,怎么样了?”小六儿低着头问道。

    果然是来探病的,顾淼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没事,好的差不多了。”

    小六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早饭已经放在堂屋里,快趁热吃吧,不然来不及了。”

    “嗯?”刚刚清醒的顾淼有点茫然,早上的天气确实还带着寒意,不过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六点钟就拿出了“程门立雪”的执着与诚意来站门口吧,再说不热了,那到时候吃的时候再热一热也就是了。

    “还有半小时。”小六儿又提醒了一句。

    “还有半小时干什么?”

    “去比赛场地,这次舞狮比赛在李家村举行,而且要先比一场,排出场顺序。”

    顾淼困惑的看着他:“一共就两个村子,谁先谁后有什么好抢的,又不是几百个村子参赛,评委到后面会疲劳。”

    “咳,小顾啊,这次不止两个村子,是六个村子。”村长的声音从门口飘来。

    村长的胡子一翘一翘,整个人的气势竟有几分热血少年漫画的感觉:“因为这次不仅是要比出个狮王,还涉及到旅游示范村的评比,所以,附近的村子都来了。”

    “来就来呗,六个村子而已。”顾淼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抢。

    “我打听过了,主要负责评分的那个领导啊,下午在县里有个会要开,那他肯定就得提前走,要是给排到后面,耍半天,人家领导根本就不在,哎,重点观众不在,那还耍个什么劲?”

    社会社会,村长你很懂嘛,就算拿不着旅游示范村的牌子,你也妥妥能运营出个全省第一。

    顾淼在心中默默感叹,一边问:“怎么分?”

    “打一架,谁赢了就谁先!”小六儿快嘴快舌回答道。

    “啊?”不是说就是因为械斗不文明,才改成舞狮吗,怎么排先后顺序还是来这一套?顾淼觉得自己舞个狮还行,当打手绝对不可能。

    村长对着小六儿的脑袋一拍:“胡说八道,早就不是了,别吓着你顾淼哥。”

    小六儿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现在就是在高台上挂个球,哪个村的狮子先抢着,哪个村第一,其他村再抽签决定后面的排名。”

    “为什么不能全都抽签?”顾淼不解。

    “做第一名当然要凭实力,靠运气不能服众!”小六儿义正辞严。

    顾淼心里暗想,运气不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