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刚能看见村子里错落的民居屋顶,村头的晒谷场上的锣鼓喧天,还有嘈杂的人声,就已经传进了顾淼的耳中。

    “好热闹啊。”车子刚停下来,辛月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向晒谷场方向张望。

    车旁已经有几个人站在那里,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满是愁苦:“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呐,腿怎么样了?”

    “断了。”辛月接话。

    老人连连拍着大腿:“这可怎么办哟!”

    “断骨没有太严重的位移,也没有扎破皮肉,打上石膏,养上几个月就好了。”辛月以为老人愁的是司机的腿伤。

    司机撑着坐起来:“村长,我……唉,我对不起咱村里的人啊。”

    啊?辛月一脸的困惑。

    顾淼也忍不住问:“怎么了?”

    司机这才说出,自己是村子里舞狮的主要力量,本来想趁着彩排前再接他们一趟,多挣点钱的,没想到,太困,开着开着就睡着翻车了。

    “要是搁过去,输了也就输了,今年上头说要搞旅游示范村,得了示范村的能多给拨十万块!咱们两个村子去年一年憋足劲修路刷房子,硬件都差不多,现在就差民俗表演这一项了,你看你这……唉……”村长抑郁的无以复加。

    辛月刚想说话,被沙蓓蓓拉住了,冲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多嘴。

    村长唉声叹息了一阵,摆摆手,让人把司机扶回家。

    司机的母亲和媳妇早已赶回家,两人见司机的腿成那个样子,焦急万分,媳妇儿奔出去找卫生所的医生,老母亲坐在一旁淌眼抹泪,埋怨儿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也不想摔断腿啊,你们为什么都在责怪他呢?”辛月终于憋不住了。

    老母亲叹了口气:“本来咱们这村子这么多年来舞狮都没输过,村长都想好啦,要是得了那十万块钱的拨款,就把村里的电线给拉上,这样就不用靠着柴油发电机,一天只能供两小时的电了。”

    “村里的男人基本都去外地打工了,一村子的都是女人家,舞狮的都是男人,现在全村一共就四个后生,正好舞双狮,结果,喜子他把腿给摔折了。”

    顾淼想起前一天晚上,司机在车里等他们的时候,一直在看舞狮的视频,原来是这样。

    李墨一热心的问了一句:“舞狮啊?我以前在别的地方舞过几次,人家还夸我水平不错,您看我行吗?”

    老母亲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咱们这的舞狮,不是在平地上,是在高台上。”

    说话的功夫,医生已经来了,家里两个女人都紧张的围在一旁,四人见状,识相的告辞出来。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高台舞狮的视频我看过,应该也不是太难。”

    李墨一觉得自己优势非常大。

    李墨一奔向现场。

    李墨一默默认怂。

    原来这个村子的高台舞狮,并不是在高高的台子上舞狮,而是在长条木板凳撂八层,最高一层就是一张八仙桌,加起来起码得有三米。

    在这么高的地方的台子上闪转腾挪,要是哪一步没踩好,从上面摔下来,运气不好也能给摔残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为高人,李墨一抱着手臂看着高处跳来跳去的狮子,决定放弃刚才的想法。

    “哇,真是黄飞鸿的狮王争霸啊……”辛月眼睛都看直了,瞧了一会儿狮子,她又看着李墨一,“怎么样?你行不?”

    李墨一拨了拨额前刘海:“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那你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