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饭时间,顾淼赶回棒子寺,晚餐是自助餐形式的各种泡菜,味道不怎么样,比起五台SX台的差多了,

    不过被人收留的愉快,给这顿难吃的饭菜洒上了美味加成,一共就付了大概18块钱华夏币,

    而在之前,也是像五台山台顶那样,是随喜的,想给多少都成,

    然后,来蹭吃蹭喝的人太多,老和尚有点扛不住……

    在房间里,顾淼看见那位引自己过来的背包客席地而坐,没有床,只有几顶悬在空中的蚊帐,床垫床单在房间的角落,需要自己铺。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背包客告诉顾淼自己是要从这里再向印度去的,

    本来在尼泊尔办印度签证毫无压力,

    但是忽然中印交恶,虽然自1962的言之不预以来,已经交恶了不知道多少次,不过除了职业为新闻工作者的人申请印度签证会有拒签可能之外,别人申请也并没有什么压力,

    这一次印度玩了个新花样,要求去申请印度签证的华夏人去华夏大使馆开据自己是华夏人的证明,

    华夏大使馆说有华夏国护照就说明是华夏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证明,

    两边僵持之下的结果就是很多想顺便去印度的人,只好回国。

    这位背包客比较神通广大,从国内派出所搞了一张不知道什么证明,总之,顺利拿到了印度签证。

    只有出国之后,才会感受到国与国之间的交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顾淼正和他聊得开心,就听见旁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哎呀,人家受不了了啦,环境好差啊,人家从来就没有在这么糟糕的地方睡过,东瀛的和室也是睡地上,哪里有这么糟糕了啦……”

    这声音……仿佛有些耳熟啊,那个妖艳美女不是应该跟洁南去印度了吗?

    顾淼忽然醒过神来,妖艳美女并不是跟洁南一起的,她是和另外三个妹子一起被自己从一家旅馆里招拼车的时候招来的。

    顾淼生怕又被她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于是放低了声音,生怕又招出什么事端来,他们的声音小了,那位妖艳美女的声音听得更清楚:

    “热的不得了,连个电风扇都没有,天啦噜!这是人呆的地方吗?!我都不知道还能在这里撑多久,我好惨啊。”

    “中华寺看起来是条件最好的,但是根本就不让住呀,跟我们说要早上四点起来,要做义工什么的,我们都同意了,结果还是把我们给赶出来了。”

    之后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那位背包客实在是忍无可忍,大声说:“够了哈,这里是寺庙,你以为是旅馆吗!”

    这一吼之下,终于听不见BBBB的抱怨声,只有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然后是房门关上的声音。

    耳根终于得到清静,两人相视一笑,无奈的摇摇头。

    “对了,中华寺是从来都不让住的吗?”顾淼问道,他知道佛寺的规矩,

    如果庙里的韦驮像是一手叉腰一手握杵拄地,就说明这个寺庙不接受挂单住宿,

    如果是双手合十,横杵于腕上直立,就是接待寺,凡游方僧人到寺,都可以住在庙里,现在又扩大到了游客。

    没记错的话,中华庙的韦驮是横杵。

    背包客解释道:“这是入乡随俗,中华寺也要守尼泊尔当地的法律。”

    “哈哈,就像五台山的佛母洞要接受整改一样吗?”顾淼笑起来。

    听了解释之后才知道,尼泊尔的就业率很低,在兰毗尼园附近的镇上有不少酒店,提高了当地的就业率和GDP,